英皇教育

Kings Glory
英皇教育
英皇教育,英文名Kings Glory,開校時名稱為英皇教育研習社,於2005年改為英皇教育中心,簡稱英皇,是香港的一間補習社。此校由岑宜輝與梁玉連,1986年創於九龍灣。迄今有12校址。

此校曾於2005年,為全港最大的補習社,但因為人事及財務糾紛,規模有所縮減。
新聞耳目 : 踢爆英皇教育
新聞耳目 : 踢爆英皇教育 老細古惑導師冇料

新聞耳目 : 踢爆英皇教育 老細古惑導師冇料
一 到 開 學 , 又 是 兩 大 補 習 社 「 英 皇 教 育 」 和 「 現 代 教 育 」 的 搵 銀 季 節 。
搵 銀 先 要 宣 傳 , 單 是 在 八 月 份 , 兩 大 補 習 社 的 廣 告 開 支 已 合 共 一 千 六 百 多 萬 。
想吸 引 學 生 自 然 要 拉 攏 名 師 , 但 本 刊 發 現 , 剛 加 盟 「 英 皇 」 的 中 文 導 師 蕭 源 卻 十 分 騎呢 , 除 了 學 歷 不 符 合 教 預 科 的 要 求 , 亦 曾 搞 一 條 龍 出 版 社 倒 閉 , 遭 入 稟 追 數 合 共 近百 萬 。
更 離 譜 的 是 , 經 常 以 「 英 皇 」 老 闆 身 份 出 席 業 內 會 議 的 F.Shum ( 岑 宜輝 ) , 不 是 註 冊 教 員 , 不 過 就 出 蠱 惑 招 走 法 律 罅 , 不 稱 自 己 為 導 師 , 借 電 視 轉 播 教授 學 生 。

上 週 六 晚 上 七 時 , 就 讀 中 七 的 Fanny 到 佐 敦 遠 東 大 廈 「 英 皇 」 分校 , 上 F.Shum 的 英 文 堂 。 當 晚 有 廿 三 名 學 生 上 課 , 一 名 廿 多 歲 自 稱 姓 余 的 助 教 向學 生 派 發 筆 記 後 , 課 室 右 上 方 的 電 視 便 開 始 播 放 F.Shum 的 授 課 情 況 , 該 名 助 教 一聲 不 響 地 坐 在 一 旁 , 直 至 一 小 時 十 五 分 鐘 的 課 堂 完 結 。
Fanny 花 了 五 百 元 ,報 讀 F.Shum 九 月 份 的 中 七 英 文 精 英 班 , 一 個 月 上 四 堂 , 全 部 以 視 像 形 式 授 課 。 她說 助 教 不 會 授 課 , 只 會 間 中 在 課 堂 後 解 答 學 生 的 簡 單 問 題 。 「 個 助 教 話 如 果 有 問 題, 可 以 登 上 F.Shum 的 網 頁 發 問 , 或 者 跟 F.Shum 預 約 時 間 問 功 課 。 」
首 席 顧 問 學 歷 不 公 開
F.Shum 經 常 以 「 英 皇 」 老 闆 身 份 出 席 私 校 聯 會 的 會 議 , 但 在 商 業 登 記 上 , 「 英 皇 」 經 營 者則 是 他 於 八 ○ 年 結 婚 的 妻 子 梁 玉 蓮 。 業 內 人 士 解 釋 , 用 其 他 人 做 表 面 股 東 , 然 後 透過
底 協 議 保 障 個 人 利 益 , 這 樣 就 算 補 習 社 違 反 《 教 育 條 例 》 , 自 己 也 不 用 上 身 。
F.Shum 在 「 英 皇 」 的 廣 告 內 , 稱 自 己 為 「 首 席 英 文 科 學 術 顧 問 」 而 非 導 師 。 他 多 年 來 透 過視 像 擔 任 中 四 至 中 七 的 英 文 科 導 師 , 估 計 學 生 接 近 三 千 人 , 但 他 的 學 歷 一 直 受 質 疑。
○ 二 年 初 , 學 生 輔 導 組 織 「 學 友 社 」 邀 請 F.Shum 擔 任 會 考 英 文 講 者 , 並 要求 他 先 提 供 教 育 署 批 出 的 准 用 教 員 證 書 或 大 學 學 歷 證 明 , 但 他 遲 遲 未 有 提 供 , 甚 至連 中 文 名 字 岑 宜 輝 也 不 肯 透 露 。 「 學 友 社 」 於 是 以 他 學 歷 成 疑 為 理 由 , 取 消 他 擔 任英 文 講 者 的 資 格 。 「 學 友 社 」 總 幹 事 崔 日 雄 說 : 「 這 件 事 確 是 真 的 , 但 詳 情 我 已 忘記 了 。 」
教 統 局 : F.Shum 非 教 員
記 者 向 教 育 統 籌 局 查 詢 , 發 言 人 回 覆 表 示 F. Shum 並 非 註 冊 教 員 , 該 局 已 向 「 英 皇 」 求 證 , 但 「 英 皇 」 聲 稱 F.Shum 並 非 該校 教 員 。 而 根 據 現 行 法 例 , 只 要 課 室 內 有 合 資 格 的 助 教 駐 場 , 即 使 大 部 分 時 間 以 視像 授 課 , 無 論 電 視 上 的 導 師 是 否 合 資 格 也 不 違 法 。
上 週 五 早 上 , 穿 黑 西 裝 的 F.Shum 如 常 到 九 龍 灣 總 校 上 課 , 記 者 上 前 要 求 他 就 學 歷 問 題 回 應 , 他 面 色 一 沉 並發 怒 說 ︰ 「 我 而 家 唔 答 得 唔 得 ! 」 然 後 走 到 附 近 的 交 通 銀 行 避 開 記 者 , 並 即 時 電 召職 員 擋 駕 。
沒 多 久 , 五 名 職 員 從 「 英 皇 」 跑 出 來 , 並 用 手 推 撞 和 阻 擋 攝 影 師 拍 照 , F.Shum 此 時 拋 下 一 句 ︰ 「 夠 膽 就 跟
! 」 然 後 截 了 一 輛 的 士 離 去 。
F.Shum 現 時 有 一 名 女 性 好 友 姚 雅 莉 , 傳 聞 是 他 以 往 的 補 習 學 生 , 兩 人 另 外 開 設 「 英 皇 教 育出 版 社 有 限 公 司 」 出 書 賺 錢 。 F.Shum 現 時 持 有 西 貢 銀 線 灣 道 銀 海 山 莊 一 個 單 位 連車 位 , ○ ○ 年 以 九 百 九 十 五 萬 元 買 入 , 其 妻 梁 玉 蓮 則 持 有 相 鄰 單 位 。
出 版 社 執 笠 加 盟 「 英 皇 」
「英 皇 」 不 但 幕 後 老 闆 學 歷 成 疑 , 「 強 勢 加 盟 」 的 中 文 導 師 蕭 源 , 也 有 同 樣 問 題 。 「英 皇 」 是 在 今 年 從 「 當 代 書 院 」 挖 走 蕭 源 , 並 為 他 大 賣 廣 告 。 記 者 追 查 他 的 出 身 ,發 現 他 在 ○ 一 年 七 月 以 蕭 炫 為 名 , 和 兩 名 友 人 開 了 間 「 未 來 文 化 出 版 社 」 , 搞 一 條龍 式 出 書 服 務 , 只 要 作 者 肯 付 一 萬 四 千 元 , 便 可 印 製 一 千 本 作 品 , 引 來 不 少 想 做 作家 的 人 光 顧 。 沒 料 到 去 年 十 二 月 , 「 未 來 文 化 」 竟 拖 欠 近 百 萬 街 數 沒 出 書 , 被 入 稟追 討 欠 款 至 少 廿 五 宗 , 最 後 清 盤 。 蕭 炫 隨 即 改 名 蕭 源 另 起 爐 灶 , 設 立 東 煒 有 限 公 司, 在 旺 角 荷 里 活 商 業 中 心 繼 續 經 營 出 版 社 , 不 久 後 加 入 「 當 代 」 。
其 實 , 他原 名 蕭 志 勇 , 今 年 廿 九 歲 , 畢 業 於 樹 仁 學 院 中 文 系 , 沒 有 正 式 學 位 , 根 據 《 教 育 條例 》 並 無 資 格 教 中 五 以 上 學 生 。 然 而 , 他 現 時 卻 公 然 於 「 英 皇 」 任 教 中 六 和 中 七 的中 文 科 。
本 週 一 , 記 者 就 學 歷 問 題 致 電 蕭 源 , 聲 音 略 帶 沙 啞 的 他 斬 釘 截 鐵 地 說 ︰ 「 我 唔 接 受 任 何 訪 問 , 你
自 己 向 教 署 查 。 」 說 完 便 即 時 掛 線 。
教統 局 則 向 本 刊 證 實 , 蕭 源 在 教 署 的 註 冊 只 是 「 准 用 教 員 」 , 即 只 能 任 教 中 五 或 以 下的 班 級 , 不 可 教 中 六 及 中 七 。 教 統 局 高 級 新 聞 主 任 張 先 生 說 : 「 我 們 會 儘 快 跟 進 ,假 如 證 實 有 人 非 法 教 授 預 科 班 , 會 作 出 檢 控 行 動 。 」
「 現 代 」 挖 考 試 局 出 卷 員
雖 然 「 英 皇 」 兩 名 導 師 的 學 歷 均 有 疑 問 , 但 報 讀 的 學 生 卻 毫 不 知 情 。 記 者 到 「 英 皇 」 總 校 查 問 蕭 源 的 高 中 補 習 堂 , 職 員 表 示 差 不 多 已 爆 滿 。
一 名 報 了 蕭 源 的 班 的 中 七 學 生 說 , 因 聽 過 同 學 說 他 貼 試 題 很 準 , 便 決 定 報 讀 , 每 堂 四 百 多 元 。 「 我 唔 知 蕭 源 冇 足 夠 學 歷 喎 , 補 習 社 話 到 佢 好 勁
! 」 該 名 學 生 抓
頭 說 。
「英 皇 」 有 問 題 , 最 開 心 當 然 是 死 對 頭 「 現 代 」 。 「 現 代 」 老 闆 Ken sir ( 吳 錦 倫 )聲 言 自 己 的 導 師 學 歷 全 無 問 題 : 「 你 學 歷 不 夠 , 拆 賬 時 一 定 不 敢 獅 子 開 大 口 , 補 習社 便 可 賺 多 些 。 但 我 們 的 導 師 全 部 符 合 資 歷 , 個 個 都 好 貴 ! 」
「 現 代 」 今 個暑 假 也 有 挖 角 , 對 象 是 曾 擔 任 會 考 和 高 考 物 理 科 出 卷 員 的 中 學 副 校 長 張 鐘 裘 , 希 望利 用 其 公 開 試 的 幕 後 經 驗 , 吸 引 學 生 報 讀 。 張 鐘 裘 原 本 月 薪 約 六 萬 元 , 加 入 「 現 代」 後 只 要 受 學 生 歡 迎 , 便 可 一 躍 至 月 入 十 萬 過 外 。
記 者 問 「 英 皇 」 宣 傳 部 經理 梁 先 生 , 為 何 不 像 「 現 代 」 般 從 傳 統 學 校 挖 角 , 他 不 屑 地 表 示 : 「 補 習 跟 傳 統 教書 是 兩 回 事 , 我 們 只 對 補 習 界 的 名 師 有 興 趣 。 」
張 鐘 裘 則 回 應 說 ︰ 「 如 果 自 己 都 冇 讀 過 大 學 , 又 點 教 學 生 考 大 學 呢 ? 」

千 萬 賣 廣 告 造 勢
「英 皇 」 和 「 現 代 」 是 補 習 界 兩 大 龍 頭 , 兩 校 同 樣 有 約 一 百 間 課 室 , 每 間 可 容 納 最 多四 十 五 人 , 平 均 每 日 可 上 四 節 課 , 每 人 每 節 學 費 平 均 百 多 元 , 若 堂 堂 爆 滿 , 一 個 月收 入 便 可 達 六 千 多 萬 。
但 在 廣 告 宣 傳 上 , 「 英 皇 」 就
本 得 多 。
「 英皇 」 最 大 的 一 幅 大 廈 外 牆 廣 告 , 位 於 旺 角 先 達 廣 場 , 五 十 米 長 、 兩 層 樓 高 , 月 租 便要 二 十 萬 ; 「 現 代 」 的 最 大 外 牆 廣 告 則 在 佐 敦 道 金 鋒 大 廈 , 約 二 十 米 長 、 兩 層 樓 高, 月 租 只 需 五 萬 元 。 根 據 廣 告 業 內 數 字 , 「 英 皇 」 在 八 月 份 的 廣 告 花 費 為 一 千 二 百多 萬 元 , 「 現 代 」 則 只 用 了 約 四 百 萬 元 。
Ken sir 也 承 認 策 略 出 錯 , 在 宣 傳上 輸 蝕 了 : 「 今 年 我 寧 願 將 錢 花 在 裝 修 校 舍 上 , 好 像 銅 鑼 灣 分 店 , 便 用 了 三 百 萬 元來 裝 修 , 以 為 靚 校 舍 會 成 為 更 有 效 的 賣 點 , 但 現 在 可 能 要 改 變 策 略 。 」
「 靚 仔 」 互 撼
補 習 社 近 年 有 一 個 奇 景 , 就 是 除 了 晒 導 師 資 歷 , 「 靚 仔 」 也 是 宣 傳 重 點 。
「 英 皇 」 的 廿 九 歲 導 師 K.Oten ( 姓 范 ) , 早 前 在 報 章 廣 告 上 除 了 詳 列 身 高 六 呎 、 體 重 15x 磅 外 , 還 列 出 「 弱 點 : 外 表 」 , 借 反 語 突 出 其 外 形 。
經常 以 「 MK look 」 示 人 的 K.Oten , 接 受 傳 媒 訪 問 時 坦 言 自 己 以 前 讀 Band 5 學 校 ,當 初 發 奮 讀 英 文 純 為 追 求 女 同 學 , 出 位 的 言 行 令 他 極 速 上 位 。 記 者 在 「 英 皇 」 佐 敦分 校 便 聽 到 有 學 生 說 報 讀 K.Oten 全 因 他 「 夠 型 」 。
面 對 這 強 敵 , 「 現 代 」 即時 推 出 David Chiu ( 趙 永 康 ) 對 陣 。 中 學 就 讀 於 名 校 聖 若 瑟 英 文 書 院 、 科 大 工 程系 畢 業 再 到 港 大 讀 教 育 的 趙 永 康 , 一 副 書 生 模 樣 , 比 K.Oten 更 受 名 校 女 生 青 睞 。廿 七 歲 的 他 , 曾 於 其 他 小 型 補 習 社 任 教 , 不 少 學 生 都 跟
他 轉 來 「 現 代 」 , 其中 一 名 女 學 生 對 記 者 直 認 : 「 本 來 我 對 附 加 數 學 一 點 興 趣 也 沒 有 , 因 為 喜 歡 趙 sir 才 有 興 趣 。 他 叫 我 做 練 習 , 我 一 定 會 做 , 可 能 這 個 原 因 所 以 成 績 大 躍 進 。 」
身 高 六 呎 的 趙 永 康 則 表 示 : 「 最 緊 要 跟 學 生
key , 他 們 相 信 你 便 會 肯 聽 你 話 , 依 照 你 的 指 示 操 練 , 否 則 很 難 做 出 這 成 績 。 」
兩 大 賺 錢 天 王
Kevin Ko ( 高 式 卡 )
「英 皇 」 的 經 濟 科 王 牌 導 師 Kevin Ko , 不 過 三 十 出 頭 , 卻 已 坐 擁 豐 厚 身 家 。 他 於 ○ 三 年 以 一 千 一 百 多 萬 , 在 小 欖 的 浪 濤 灣 買 了 一 座 三 千 呎 的 獨 立 屋 , 駕 駛 的 平 治 S500L 房 車 價 值 八 十 萬 , 行 內 傳 言 他 月 入 近 百 萬 。

C. Y. Chau ( 周 頌 賢 )
「 現 代 」 的 物 理 科 王 牌 導 師 C. Y. Chau , 老 闆 Ken sir 透 露 過 他 月 入 超 過 三 十 萬 , 但 他 不 肯 證 實 , 只 笑 說 : 「 呢

唔 好 講 , 俾 稅 局 追
!」 但 他 就 堅 稱 自 己 非 常 慳 家 , 沒 有 任 何 物 業 , 只 在 元 朗 租 了 個 六 百 多 呎 的 單 位 , 出入 靠 公 共 交 通 工 具 , 因 為 「 追 女 仔 就 車 , 而 家 都 就 結 婚 , 唔 使 啦 ! 」
問 他 為 何 如 此 節 儉 , 他 才 認 真 的 解 釋 說 : 「 補 習 生 涯 到 四 十 歲 便 會 開 始 滑 落 , 所 以 要 積 穀 防 饑 。 」

單純為成績好而補習都咁困難,究竟應該如何